痛风:选“别嘌醇”还是“非布司他”?

曾雪霖 光明药学

说起痛风,大家都不陌生,但大家可能不知道,痛风不仅仅“痛”,还和其他疾病:如冠心病、心衰、慢性肾病、肾结石、糖尿病是长期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密切相关


痛风,究竟从何而来?


痛风发生的最直接原因是高尿酸血症,如尿酸生成增加或排泄减少,都会引起血尿酸水平升高,继而析出结晶,在关节处沉积。目前,降尿酸治疗药物正是通过抑制尿酸生成,或促进尿酸排泄来实现。其中,抑制尿酸生成的药物,包括:别嘌醇、非布司他;促进尿酸排泄的药物,有:苯溴马隆、丙磺舒等。


在降尿酸治疗的领域中,别嘌醇,是首屈一指的“老药”,非布司他是“新秀”。对于药物,药师自然最关心她的疗效和不良反应。


别嘌醇这一“老药”,自然有老药的好处,毕竟我们知根知底,知道它最严重的不良反应是严重的皮肤过敏,用药前最好先检测一个叫HLA-B*5801的基因,便能很大程度上避免这一不良反应的发生。但,我们也看见了她的不足:降尿酸作用较为温和,说白了,就是疗效较弱,尿酸达标所需的时间较长。 

  

这也是非布司他上位的主要原因。作为降尿酸领域的“新秀”,非布司他降尿酸的强度、起效时间明显优于别嘌醇,曾经与别嘌醇并肩一线治疗药物。是的,“曾经”。后来,人们逐渐发现了一些端倪,发现他对本身有心血管疾病的痛风患者并不太友好,因为会增加心血管疾病患者的死亡风险。


既然这两种药都有各自的不良反应,不敢用,咋办呢?


正如网红鲁X先生所言:“金无足赤,人无完人,没有不良反应的药,就一定是假药。” 



❖如果您准备开始降尿酸治疗,请先检测HLA-B*5801等位基因,因这一等位基因与别嘌醇所致的严重皮肤不良反应密切相关。
❖如HLA-B*5801等位基因阴性,可选用别嘌醇治疗;而阳性者、既往因服用别嘌醇出现严重不良反应者,以及既往使用最大剂量的别嘌醇治疗仍无法达标者,则应选用非布司他。
❖如果您已经开始服用非布司他,但没有心血管疾病病史,并非心血管疾病的高危人群(如肥胖、高血压等),可以继续服用非布司他。
❖如果您已经开始服用非布司他治疗,且合并有心血管疾病,亦不应立即停药,而应咨询您的医生,是否应该继续服用。


看完上述这段话,您应该知道自己更适合选别嘌醇还是非布司他了,但应该怎么服用呢?请看下表。



THE END

无论是别嘌醇还是非布司他,都有各自的优势与不足,只有根据药物的特点和患者自身的实际情况选择药物,才能在药物的风险与获益中取得最佳平衡点。毕竟,适合自己的,才是最好的。

--光明药学

号外号外!

送彩金网站“药学门诊”开诊啦!

资深药师为您解答用药疑惑!


❖出诊时间:每周二至周五 8:00-12:00

❖出诊地点:门诊楼3楼内科7诊室

❖诊查费:暂免收费

❖挂号方式:微信公众号“赌博送彩金多的网站”、“送彩金网站”APP或现场挂号。



参考文献

[1]. KH, Y., et al., Management of gout and hyperuricemia: Multidisciplinary consensus in Taiwan.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rheumatic diseases, 2018. 21(4): p. 772-787.

[2]. BECKER, M.A., et al., Clinical Efficacy and Safety of Successful Longterm Urate Lowering with Febuxostat or Allopurinol in Subjects with Gout. The Journal of Rheumatology, 2009. 36(6): p. 1273.

[3]. Schumacher, H.R., et al., Effects of febuxostat versus allopurinol and placebo in reducing serum urate in subjects with hyperuricemia and gout: A 28-week, phase III, randomized, double-blind, parallel-group trial. Arthritis Care & Research, 2008. 59(11): p. 1540-1548.

[4]. MA, B., et al., The urate-lowering efficacy and safety of febuxostat in the treatment of the hyperuricemia of gout: the CONFIRMS trial. Arthritis research & therapy, 2010. 12(2): p. R63.

[5]. Khanna D, F.J.D.K., 2012 American College of Rheumatology guidelines for management of gout. Part 1: systematic nonpharmacologic and pharmacologic therapeutic approaches to hyperuricemia. Arthritis care & research, 2012. 10(64): p. 1431-1446.

[6]. White, W.B., et al., Cardiovascular Safety of Febuxostat or Allopurinol in Patients with Gout.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, 2018. 378(13): p. 1200-1210.

[7]. 中国医师协会肾脏内科医师分会, 中国肾脏疾病高尿酸血症诊治的实践指南(2017版). 中华医学杂志, 2017. 97(25): 第1927-1936页.

[8]. FDA, FDA adds Boxed Warning for increased risk of death with gout medicine Uloric (febuxostat).2019.

[9]. 中华医学会内分泌学分会, 高尿酸血症和痛风治疗的中国专家共识. 中华内分泌代谢杂志, 2013. 29(11): 第913-920页.

[10]. 药品说明书.




版权申明

    以上为“光明药学”原创文章,转载需授权,并注明作者和来源。“光明药学”属纯公益公众号,注重科普分享,文中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在此对图片作者表示感谢!

作者:送彩金网站药学部 曾雪霖

一审:送彩金网站药学部 王黎青

二审:送彩金网站药学部 周本杰

编辑:送彩金网站药学部 阙富昌

作者简介:曾雪霖,药理学博士,毕业于中山大学中山医学院。国家规范化培训临床药师(免疫系统药物专业)。现就职于赌博送彩金多的网站药学部,担任肾内风湿科临床药师。主要致力于慢性肾脏病的药物治疗,肾功能不全患者的药物剂量调整,激素及免疫抑制剂的药学监护等临床药学工作。





    已同步到看一看

    发送中